《昏·晓》11(长篇小说,现实与梦境中的纯真爱情)_红袖天涯_论坛_天涯社区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06日

       “喂, 苏, 还是你回来了?” 夏颖说道。
        “是我, 我刚回来, 你在哪里?” 苏奥尔说道。 “学习。我一直在考试, 但我不能。学习并不难。” 夏颖说道。 “我们也在考试, 明天还要考两场, 你60级就可以了, 别太着急, 你还是很聪明的。” 苏奥尔说道。 “喂, 别这么说, 丢人。” 夏颖说道。
        “你选修了什么课?我是用英语学世界历史的, 有一次老师教了半节课, 才听说是拿破仑, 我还以为一直在讲文艺复兴呢。” 苏奥尔说道。 “哈哈, 还好你还能听到, 我可能要到下课才知道我在说什么。” 夏颖笑了。 “你学了什么?你也考试吗?” 苏奥尔问道。 “化妆艺术, 哈哈!” 夏颖说道。 “世界上还有这个班, 真的, 真的!” 苏悠道:“这东西只有女生学。” “那你就错了, 一半是男生。” 夏颖道:“今天的男生简直就是现在, 都装扮可爱了。” “哦, 选修课也是这样,

前两天我们宿舍有个男生刚开学的时候选修过书法课, 他没去过, 也不知道老师是谁, 我觉得 试卷就几个字交上去, 我肯定能通过的, 结果我问另外一个学生前两天在哪个教室考试, 他们告诉他上周考试结束了 。” 苏奥尔说道。 “哈哈……好笑……哈哈!” 夏颖笑了。 “你笑得真好, 嘿嘿。” 苏奥尔说道。 “你在想什么, 我要学习, 再见, 你也回去吧。” 夏颖说道。 “好, 好。再见!” 挂断电话后, 苏奥尔这才发现自己忘了说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没有说假期会见, 也没有写另一封信。 “信不寄?还是放假给她面子。” 苏禾心想。 高考结束的第二天, 苏还是去操场锻炼身体。 远远的, 只见仙蝶师姐和素未谋面的人聊天。 仙蝶穿了一件黑色风衣, 合身, 遮盖得很好。 她穿着一双黑色的方跟皮鞋,

大约有几厘米高。 他没有穿运动服, 也没有穿剑, 所以他似乎不是来这里锻炼的。 和她聊天的, 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 同样穿着黑色风衣, 手里拿着一把表演刀在玩。 两人聊得很热烈, 似乎很亲近。 苏禾走了过去, 恭敬的叫了盛师姐。 仙蝶见苏奥尔过来, 指着身边的男人道:“给你介绍一下, 这位是易昂, 科技大学的, 剑术造诣很高, 可以向他学习。” 将来。” 然后他指着苏欧对男人说道:“这位是苏欧, 我要学刀, 我的理解不错, 不过刚开始学​​, 基本功也差不多了。” “易师兄您好!” 苏奥点了点头说道。 “下一个!” 易昂突然将手中的刀扔给了苏奥尔, 同时起身快速靠近了苏奥尔。
        眨眼间, 他就到了苏或的身边, 一脚踹了过去。 苏奥尔接过刀, 眼角掠过一道黑影。 退后一大步, 同时调整拿刀的姿势。 易昂踢偏了, 双脚保持不动, 以右脚为轴将身体向左旋转180度, 然后踢出一记后踢。 苏禾本能的用刀挡住, 却感觉对方的腿又快又稳, 气势沉重。 “砰”的一声, 苏禾手中的刀被一脚踢飞。 身体也是一震, 向后退了一大步。 易昂的身形并没有停下来, 重心向左移动, 右脚向左迈一步, 左脚一脚踢向了苏或侧身。 苏奥尔将身体重心稍稍向右调整, 抬起右膝向左转身, 然后右脚也转了180度, 踢出一记后踢。 离子重心移动更快! 在苏或踢踢的瞬间侧身攻击。 缩身左转, 用右胯抓住苏或后腰, 右手穿过苏或右腋, 身体向左扭用力, 将苏或抛向空中。 苏奥尔倒在地上, 立刻又爬了起来。 亚恩不等他站稳就冲了出去, 一脚踹飞在空中。 苏或低着头, 翻了个身, 易昂落地前蹲下, 双脚着地朝易昂铲去。 离子侧身避开侧铲。 同时, 开始斩苏或右脚下。 这时, 旁边观战的仙蝶上前一步, 用左腿抓住了易昂的右脚。 然后身体在空中向左转, 左腿在身下抬起, 右腿横扫出去, 将易昂逼退。 “好了, 差不多完成了。” 仙蝶说道。 “哈哈, 这家伙不错!很有才华。” 易昂笑了。 苏禾站起身来,

对易昂躬身道:“师兄已经过奖了, 不过还差得很远, 希望能向你学习。” “你师姐的水平也很高, 向她学习也很好。” 易昂说道。 “他想学刀, 你可以教他。” 仙蝶说道。 “好, 呵呵, 有才。” 易昂说:“那就每周六晚上来科大找我吧。” “好的, 谢谢哥哥!谢谢姐姐!” 苏奥尔说道。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宿舍里的大部分人都通过了考试。 今天是最后一节课。 今晚六点, 苏或夏颖在电话里约好了。 有一个QQ视频在线。 不到四点, 他就去网吧等着。 看了半个小时的武侠剧, 觉得无聊, 就盯着QQ屏幕, 等着夏颖的QQ头像一闪而过。 六点钟了, 苏或我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对话框, 都产生了幻觉。 分身是否在动, 似乎无法判断…… 六点半, 苏知又发来信息:“你到了吗?” 这已经是四十五岁了。 苏禾站起身走到吧台前, “网管, 我可以用一下电话吗?” “抱歉, 没有。” 网络管理员礼貌地拒绝了。 苏奥回到座位上……已经八点半了。 他仍然盯着对话。 九点钟, 夏颖的分身晃了晃, “上来。” 苏知眼睛一亮, 立刻摆好坐姿, 然后点开了视频应用。 对方拒绝了。 然后他发了一条信息, “时间不早了, 该回去了, 你也早点回去吧, 再见!” 苏奥尔急忙写道:“你今晚去哪了?怎么这么晚了?怎么还不接视频?” 消息发出后, 他发现对方的头像已经变成灰色, 说明他下线了。 苏或他在电脑旁边愣住了。 十分钟后, 他默默下飞机,

回去了。 苏奥尔没有吃饭, 一路心不在焉的回了宿舍。 我什至没有注意到今晚是否有月亮, 或者是否有海风。 宿舍上锁, 大家上网, 楼道里人不多。 明天放学, 大家聚会。 苏或打开门, 开了灯。 宿舍很干净:两张桌子, 一张水平靠窗, 一张垂直平行于宿舍中央的床。 莫名的心中一团火, 他抬脚一脚踢向窗外的垂直书桌。 “砰”的一声, 两张桌子撞在了一起。 我去洗手间洗了脸, 心里慢慢平静了下来。 他接起电话。 “喂, 苏还是啊?” 是夏颖。 “在哪里?今晚六点不是有约会吗?” 苏奥尔问道。 “今晚我有事, 忘了告诉你, 对不起。” 苏禾苦笑一声, 摇头道:“什么?” “没什么……” “你怎么在那儿?这么吵?你在路上吗?我听到了汽车的声音。” “就在外面, 有几个人过会儿就回去了。” “哦, 我能听到……怎么还有山东?方言, 你同学?” “哦, 啊?不行, 挂了, 你早点休息吧。” 对方挂断了电话。 苏奥没再多问, 缓缓放下了电话。 他把桌子放好, 看到宿舍门上方的天窗还开着。 突然, 苏禾腾空而起, 一脚将悬空的窗户踢了下去。 悬垂的窗户砰的一声关上了, 一层细细的灰尘落了下来。 他没有躲闪, 任由灰尘落在他的脸上和脖子上。 吊窗很高, 他不可能正常踢。 苏或又洗了把脸, 披着衣服躺下。 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苏还是睡不着。 翻身起身, 拿起床头的表演刀, 直奔操场而去。 操场门口居然有两个人, 似乎是情侣。 女人在哭,

男人在哭……操场上的灯早就灭了, 只有远处的路灯勉强照亮了操场的一个角落。 苏禾一边舞着刀, 一边在操场上走来走去, 没有什么规矩可言。 转了一圈后, 难免多处伤痕累累, 手上也开始滴血……快天亮了, 苏或舞渐渐有了规矩和经验。 但他再也不能跳舞了, 躺在操场边的草地上。 “起来!你在做什么?” 仙蝶早早起床跑步, 发现苏还是躺在操场边上。 “哦, 师姐你好。” 苏禾哼了一声。 “你在做什么?你的手怎么了?你躺在这里做什么?” 仙蝶怒道。 “没什么, 师姐, 昨晚心情不好, 就出来修炼一下。” 苏奥缓缓起身说道。 “回宿舍!” 仙蝶说道。 “是的。” 苏奥说着, 缓缓转身往回走, 走了两步, 又倒了下去。 “废物!是男人吗?什么东西能让它变成这样?” 仙蝶怒道, 走到苏欧身边, 扶着苏欧。 “不, 师姐, 我自己去, 我自己回去。” 苏悠说道。 “我送你回去, 我怕你失去武道会!” 先叠说。 苏奥和仙蝶到了宿舍。 “你什么时候回家?你考完了吗?” 仙蝶问道。 “考试结束了, 师姐, 今天回去吧。” 苏奥尔说道。 “你买票了吗?” “买了它。” “回家吧, 别想它长什么样!” “是啊, 师姐给我上了一课, 我记下来了。” “我走了, 休息一下, 别误了车。” “好, 师姐, 你慢走, 我送你。” “不用了, 留下来。” 一路沉默, 苏还是回到了县城。 苏还是找到了一个电话亭。 “喂, 是谁?” 夏颖接了电话。 “是我。” 苏奥尔说道。 “哦, 你到家了?这么快。昨天对不起, 我忘了。” “没关系。” “真的很抱歉, 你不要生气。” “如果你想生气, 你也在生自己的气。我很好。希特勒说, ‘人们的康复速度很快’。” “哦。” “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可以见你吗?” 苏奥尔说道。 “我后天回家, 嗯, 后天来县城吧。” 夏颖说道。 “好的, 我稍后再打。” “好的再见!” “再见。” 苏奥挂断了电话。 他刚一转身, 手就碰到了旁边的柱子, 受伤的地方传来一阵剧痛。 苏奥低头一看, 伤口又在流血。 没有纸,

他用右手抚摸着伤口, 挤了挤血, 坐上了回村的车。

Copyright © 2008 山西汾酒股份有限公司 shanxifenjiugufenyouxiangongsi (sapvirsa.com) ,All Rights Reserved